自律公约落地两月便夭折 车险“费用战”怪圈怎么破

首页

2018-10-09

手续费无序竞争硝烟再起。 日前通过对车险市场的一轮调查暗访发现,两个月前才落地的商业车险手续费上限统一的“盟约”如今已告瓦解。

彼时以自律公约的形式约定的“红线”——大险企20%、中小险企最高可至28%——在一些地区已被突破至30%甚至更高。

车险手续费自律公约为何屡定屡破深谙手续费高企之伤害的保险公司,缘何还要“飞蛾扑火”这样的恶性循环,究竟何时能解暗度陈仓破“红线”两个月前全国财险公司对车险手续费上限的声声承诺言犹在耳。

如今,一些公司便开始蠢蠢欲动,表面上仍履行承诺,背地里却暗度陈仓,屡屡突破手续费上限。 这些财险公司突破“红线”的手法相当隐蔽,甚至令监管部门“无据可查”。

从某财险公司内部了解到,明面上,一些财险公司还是遵循自律公约的,发票按照上报银保监会费率时约定的手续费执行;但暗地里,还会另外“补贴”一些费用给中介渠道商,暗补的主要支付途径有两种:一是在积分商城购买积分后转赠,二是通过技术服务费结算。 这相当于变相突破了手续费上限。 “具体补贴的额度标准有两种。

一种是跟中介渠道的保费规模挂钩,以广告费、宣传费的形式返点,随着业务规模的增加,返点比例也相应提升。 另一种是跟理赔率挂钩,以风险控制费用的形式返点。

”业内知情人士透露说。

生存压力下的无奈这本是一场空前的手续费改革。 6月下旬,大型保险公司呼吁行业实施车险手续费自律。 7月初,银保监会专门发文要求报送车险手续费的取值范围和使用规则,且实际执行的手续费率要与上报给监管部门的一致,即严格执行“报行合一”。

8月初,各地保险行业协会纷纷下发相关指引,各险企签署“报行合一”承诺书。

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很快一些地区变相破“红线”的消息不胫而走。 监管相关部门对自律公约的倡议是何等的不遗余力,但迫于生存压力,一些险企还是陷入了车险手续费变相违规的泥淖。 前脚承诺、后脚违约,部分中小险企向记者道出了个中无奈。

“车险保费收入的断崖式下滑,让我们不得不重走老路。

以某地区一家财险公司的一个销售渠道为例,以前来自该渠道的车险月保费收入大概有500万元,手续费改革后降至100万元左右。 ”根治得靠市场化车险手续费竞争源远流长,一些地区曾因无序竞争而陷入车险业务整体亏损的窘境。 然而,好了伤疤忘了疼,财险公司始终走不出“费用战”的怪圈。

“这些年来,车险手续费治理基本以自律为主、监管为辅。

为什么会管不住我认为,还是违规成本太低了。

”一家中小规模的财险公司高管直言,数十万的罚金与百万、千万甚至上亿的保费规模相比,实在是“毛毛雨”,有些险企愿意为此铤而走险。

“一味地管制是不现实的,最终还是要交给市场来解决。

”一位小型财险公司总经理认为,根治车险手续费乱象,应加速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将定价权交给市场,让财险公司彻底实现差异化的市场定位。 “在车险费用充分被挤压的情况下,财险公司才会有动力将核心竞争力从价格转向创新与服务。

”。